每个岁月静好的清晨 都藏着无数负重前行的人

  早晨的朝天门服装批发市场,人头攒动,前来买衣服进货的市民,络绎不绝。35岁的杨小容在狭窄的通?#26469;?#26797;,从一家家商户面前走过。

  “3.8”妇女节,不少女孩子趁着放假,来朝天门买衣服。但对于杨小容来说,她?#36127;?#27599;天?#23478;?#36891;”朝天门。    

  天天都能逛街!这到底是一份什么工作?只有那些和她打过交道的商户们才知道,杨小容其实是一名反扒队员。

  每天的工作就是“逛街”

  “便衣反扒队员?#20445;?#22914;果一听,肯定会想到高大魁梧,一身正气的男民警。但杨小容就是这样一位女反扒队员。她的同事们也都是?#20449;?#26377;瘦,有高有矮,站在人群中,丝毫不会引起别人注意。    

  早上的“巡逻?#26412;?#27492;开始,来到朝天门的各大服装批发市场,杨小容和同事们一层楼一层楼的走,不放过其中一个角落。当来?#20581;?#28023;润童装世界”底楼时,带队的老聂还特意提醒杨小容?#25512;?#20182;同事:“到最里面厕所的那一条巷子看一看,那里僻静,(扒手)有可能会躲在那里观察情况。”背着小包的杨小容缓慢朝着商场最深处走去,一边走,她一边四处张望。没一会儿,杨小容走了出来,向大家示意“没有情况”。反扒队员们又朝着马路对面的商场走去。    

  来到朝天门二区的服装批发市场,这里的商家更多,反扒队员在狭窄的通道里穿梭,不时周围的商户还会向他们打招呼。因为扒手扒窃的大多是?#19997;停?#19968;旦?#19997;?#34987;偷,商家的生意?#19981;?#21463;到影响,所以商家们很?#38431;?#25105;们。有时商?#19968;?#20250;给我们提供线索,告诉我们有可疑的人到商场里来了。”  

  对于反扒队员们来说,每天的日常就是“逛街”。渝中区朝天门批发市场凌晨四五点就会聚集很多人,因此反扒队员们有时四五点就会来到这里;早晨六七点,早高峰开始,公交站上挤满了乘车上班的上班族,反扒队员们?#19981;?#28151;在里面;到中午时分,一些上班族会趁着午休时间,来到商场闲逛,这给了扒手可趁之机,反扒队员们又要到商场来;从傍晚到晚间,渝中区洪崖洞这些热门的?#25170;?#37324;,都是前来游览的外地游客,反扒队员又会到?#25170;?#26469;,保证游客们的财产安全。用反扒队员们自己的“行话”来说,他们必须做?#20581;?#29483;鼠同?#20581;保?#25170;手来了,他们就要到,扒手没来,他们也要在这些可能发生案件的地方巡逻。别看反扒队员们天天都在逛街,可他们却没时间去购物,去欣赏?#25170;?#30340;风景。

  一份让她有成就感的职业

  杨小容个子不高,脸有些圆,说话时还带着一些区县的口音。不?#40092;?#22905;的商家,都会认为她是一个来逛街买东西的妇女。   

  35岁的杨小容是武隆人,在当上反扒队员之前,她当过加油站的职工,还自己开过餐馆。她和丈夫带着一家老小在重庆主城区安了家,丈夫如今是厂里的一名工人,夫妻俩经常要深夜才能下班回家。那么她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份工作呢?   

  杨小容说,她在22岁参加工作,是在主城区一个加油站里。按理说,一个女孩子刚步入社会,就找到了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,应该是逞心如意的。但杨小容却始?#31449;?#24471;这样的工作,并不是她理想的。“我可能是不习惯这样的岗位,每天就是‘两点一线’的生活。”她并不想当一名“宅女?#20445;?#20063;不想成天坐办公室。她想要一份有意义,有时还会有点?#25353;?#28608;”的工作。   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朋友告诉她,渝中区公安正在招聘反扒队员。  

  2013年3月,也就是那年的妇女节前后,杨小容成了渝中区公安分?#20013;?#35686;支队便衣大队的一名女反扒队员。    

  正式踏上新岗位的第一天,杨小容就感到了这份工作的?#25353;?#28608;”。当天上午,她和另外两名老反扒队员一起,来到渝中区两路口一家医院附近。她一边熟悉工作,一边向老队员们请教。当他们三人走到医院底楼的大厅时,很快就发现了情况:一名中年男子插在排队看病的市民中间,但他的注意力,都在?#21592;?#19968;位女子身上。这名女士背着一个小包,但可能太在意家人的病情,她在排队拿药时,一直在清理手上的清单,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财物安全。   

  “我?#23884;?#26159;眼神交流的,在确定目标后,我们三人就各自分开,站在三个不同的方向,等着那名可疑的男子下手。”杨小容说,这是她第一次和扒手距离这么近,难免有些紧张。当看到嫌疑人出手,慢慢拉开?#21592;?#22899;子的背包,从包里捏出手机时,杨小容的心已经到嗓子眼了:“这时候我们就应该行动了,可我是第一次抓扒手,激动?#20040;?#22312;原地……”另外两名?#22411;?#20107;却行动敏捷,果断出手将正在扒窃的嫌疑人抓获。当他?#21069;?#23244;疑人控制,并叫住女受害者时,杨小容这才凑上来。不过,抓住扒手的那种成就感,也让杨小容坚信:这就是我要的工作!

  微信朋友圈里的步行冠军

  在“微信运动”里炫耀自己每天运动的步数,是许多年轻人们的爱好。到今天上午10点半左右,杨小容和同事们的运动步行数已接近的一万?#20581;?#32780;每天30000步,是反扒队员们的“起步价”。    “有一次我们上午从两路口走到朝天门,又从朝天门走到大坪。然后晚上又要到洪崖洞?#25170;?#36825;一天就走了50000多?#20581;!?/p>

  在反扒队员各自的微信朋友圈里,拿下步行冠军,这是经常的事。和那些把走?#25918;?#27493;当做锻炼的人不同,他们的“步行冠军”是职业决定的。他们调侃到,只有那些常年在外奔波的推销员,每天的步行数才?#36864;?#20204;“有一拼”。  

  ?#36864;?#26159;“3.8”妇女节当天,杨小容也同样在上班。因为每天?#23478;?#22806;出反扒,反扒队员是没有节假日双休的。杨小容说,她当反扒队员的6年里,只有去年的妇女节,她休息了半天。“也是早晨上班,下午才给我们女队员放假休息。”          

  半夜回家改作业后又出门

  由于渝中区热门景点比较多,特别是洪崖洞?#25170;?#21040;深夜10点都有许多游客,因此反扒队员们下班回家,基本上也在深夜了。 

  杨小容说,因为丈夫也是早出晚归,10岁的女儿已学会了自己?#23637;?#33258;己。有时她回家时,女儿已经上床睡觉了,可她还得查看孩子的作业。“有时发现孩子的作业有错,还要把孩子?#34892;眩?#35753;他修改。”    有一次,反扒队员们对一个盗窃团伙的落脚窝点进行?#36164;兀?#35745;划要抓住两名嫌疑人。到半夜12点左右,两名嫌疑人先后出现,被反扒队员们抓住。有了队员们的增援,杨小容向带队民警请了假,原来,她还要赶回家为女儿改作业。   

  半夜把孩子?#34892;眩?#25226;作业改完过后,孩子继续上床睡觉,而杨小容却?#37027;?#38145;上家门,又出门了。因为她?#25512;?#20182;的反扒队员还要协助派出所民警,对嫌疑人进行询问。“当把当天的任务全部完成时,天已经蒙蒙亮了。”    

  6年的反扒工作,让杨小容从一个看到扒手就心慌的妇女,练就成了“火眼金睛?#20445;?#19968;眼就能识别扒手,一人就能单擒扒手的“女汉子”。她曾告诉记者,这份工作,比她之前从事的两份职业?#23478;?#32047;,?#23478;?#36763;苦,但这份工作让她有成就感,有自豪?#23567;!?#25105;从来都没后悔,当上一名女反扒队员!”